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素衣盈盈,若水清颜。

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有位佳人,在水一方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若水女子,素颜如月。心细如尘,爱花,恋蝶。一帘红尘旧梦幽幽,梦里依依。点点忧伤,万缕柔情。问蝶儿,思念何时了?谁把心香一缕,婉约于字里行间?前尘旧梦,不诉离殇。只想,与你携手,共醉博里花间……

网易考拉推荐

〖清颜原创〗画心,一朵落梅碾成尘(《望月之城》同题)  

2011-08-25 21:51:41|  分类: 吟风悲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〖清颜原创〗画心,一朵落梅碾成尘(《望月之城》同题) - 素依清颜 - 素衣盈盈,若水清颜。编者按:优美的文字,缱绻的情思,将一位清冷孤绝而又忧愁凄苦的江妃展现于读者面前。江采萍,爱梅如痴,性格亦如梅一般清冷孤绝。浓情蜜意时,她的冷,她的傲,在君王看来,是独具一格,因而受尽恩宠。可是,当浓情转淡之时,却被君王抛之脑后。任她相思满腹、愁肠百结,任她流尽清泪,费尽心血写下那如泣如诉的《楼东赋》,却终是唤不回君王的疼宠。因而,她只有独对孤灯,含泪难眠。若不是碰到那风华绝代、雍容华贵的牡丹佳人——杨玉环,想来,她还是可以留得恩宠吧?但怎奈,既生瑜何生亮?清冷的梅精终难敌那牡丹仙子。读着这篇文,给我更多的,是感叹。感叹深宫似海,感叹情之易变,感叹红颜薄命……如诗如画的描写,如泣如诉的倾述,令人为之动容。美文,欣赏,荐阅!

——好心情原创文学网散文编辑孤独舞者

 

〖清颜原创〗画心,一朵落梅碾成尘(《望月之城》同题) - 素依清颜 - 素衣盈盈,若水清颜。

 

画心,一朵落梅碾成尘

文:素依清颜

 

桂叶双眉久不描,残妆和泪污红绡。长门尽日无梳洗,何必珍珠慰寂寥。

——江采萍《谢赐珍珠》

 

【一】西风多少恨,吹不散眉弯

 

夜色凉如水,上阳东宫里一片凄凉寂静,我立在玉阶之上,满心悲戚,眸子里的泪水啪嗒啪嗒地掉下来。可叹深宫锁韶华,君王恩情已断,我满腹的柔情至爱,只余下了胭脂泪痕和哀怨凄楚。明皇呀明皇,今夜你莺歌燕舞,拥着娇香暖玉,是否会有一丝丝想起我,这位曾被你宠爱至极的梅精?

上阳东宫,异常清冷,纱幔重重叠叠,随风摆动,那摇曳的烛火,掩映着冷宫的苍凉,我倚在锦衾绣榻上,无限伤感。我曾经以为,凭借着我的清雅脱俗、孤傲高洁和满腹才情,会让明皇的目光永远为我流连。可是那位如牡丹花般华美的女子来了,夺走了曾与我盟誓白头的男子。于是,我心心念念的爱情终究成了空。我的绽放,我如梅花般的清幽雅致,我最美丽的芳华,此后,再也无人赏。

杨玉环回眸一笑,百媚横生,六宫粉黛,便再也无颜色,唐明皇对她的迷恋,更是无法收拾,摇红烛影,芙蓉帐暖,他们夜夜笙歌,明皇只拥玉环一人卧眠。他为她的倾国倾城貌而陶醉,让她独放异彩,晋封她为贵妃。从此,杨玉环独霸明皇,权倾后宫,艳冠群芳,当了让全天下臣民都艳羡的女子。而我,因为她的到来,渐渐失宠,到了最后,更被善妒的她贬到了上阳东宫,见不着君王面,受尽孤寒寂寞。

此时,风起,我的心微微颤栗,宛然铺开成一朵朵哀婉的小梅花。繁华已落尽,沉思往事,只剩半盏残灯、一枕凄酸泪,此后深宫锁梦,往日的万般宠爱,已随着寂寂时光,烟消云散了。如梅的风韵、如梅的孤高自许,终归只剩得残留暗香,即使是奇葩景致,还有谁会记得起那一片清幽?

原来山盟海誓的情爱,也不过只是一场镜花水月。我画下的这一颗心,望断了来路,却望不见君王那熟悉的身影。柔肠一寸,此情可问天,而我饮尽了孤寂万千,却只能孤芳自赏。此一刻,泪珠又轻轻滑落,我低吟:“玉阶生寒,珠泪盈眶。我念我皇,今夜,欢歌燕舞,可千万千万,别梦寒。”

别梦寒,梦已寒,这一颗心,这一枝梅,再如何勾画,也画不回昔日的深爱缱绻。而无意争春的我,是不是终会,零落成泥碾作尘?

 

【二】君情缱绻,轻怜浅爱

 

往事思悠悠,怨也悠悠。还记得,当日我江采萍初入宫,素衣淡容、清雅超逸,那出尘的气韵衬着我绝色的容颜,让玄宗明皇对我宠幸有加,轻怜浅爱。

我出生于医学世家,自小聪明过人、蕙质兰心,我喜欢坐看云起,倚着梅枝作画吟诗。每每铺素笺,对着绽放的梅花泼墨挥毫时,我心中就有说不出的恬静安宁。孤傲的我一向目中无尘,心中明月清风,更不喜争风吃醋,只想找一位对我真心的郎君,举案齐眉,携手走红尘,漫步在清丽雅致的梅花林中,绽放我这一世的梦。

无奈一切情缘皆注定。那一日,我被高力士选入进宫,从此,我的爱与怨,欢笑与忧伤,荣宠与眼泪,全都与这位我命中注定的唐明皇有关。

还记得,那时的我低眉含羞,站立在凌寒独自开的梅林中,拈玉笛,启朱唇,空灵婉转的曲子便伴着梅花瓣,一片一片地飘落。自小,我便癖爱梅花,如此景致,如此幽香,叫我掩不住满心的欢喜,我轻绾如云发髻,情不自禁地在梅林里翩翩起舞,水袖轻扬处,宛若一朵朵绽放的婉丽梅花,轻纱淡香。在曼舞的落梅中,我双眸含情,不停旋舞,舞姿飘逸柔美,收放自如,翩如兰苕翠,婉如游龙举。

这惊鸿一舞,锁住了唐明皇那惊艳、欣喜的目光。他亦款款深情,暖暖的气息拂在我的颈脖间,让我芳心暗转,双颊泛起嫣红。我知道,君情缱绻,此生,我再也逃不掉了,我再也不会忘记,他这一刻的灼热眸光。耳边,是他温柔的低唤:“梅精,梅精……”此时,我心无限柔软,爱的一剪梅,落在了我的眉间心上。明皇,生生世世,我是你的梅精,你是我的三郎,这一生,我愿为你奏舞鸾之妙曲,乘画之仙舟,跳惊鸿之舞,只愿,海誓山盟常在,恩宠不衰……

那是我最美的时光,唐明皇对我痴看不厌,为我勾柳叶的眉,为我点朱红的唇,他常常携着我的手,和我在梅林里把盏吟风,看我作画,听我吟诗,赏我的惊鸿舞。他还为我遍植梅树,让皇宫里到处盛放梅花,只为博我一笑。高墙深院的宫闱里,他用深情为我刻画了一个爱的繁华盛世,让我笑颜如花,溢满幸福。

 

【三】画心,此恨谁知

 

原以为,我是红尘里默默绽放的那朵清幽梅花,会是君王心中最妩媚的一朵。可究竟是时光轻浅,还是君王情薄?也许,在他眼中,清逸冷香的梅,终归是凛冽了些。那不染尘埃的清绝,终抵不上牡丹的国色天香、雍容华贵。

杨玉环出现在唐明皇的生命中了,而我和明皇的那些美好日子、软玉温存,仿佛已是遥远得触摸不及。

那时,宫中不停流传着他和儿媳寿王妃杨玉环的绯闻;那时,我身边的宫女惶恐地告诉我,说杨玉环出家当女道士去了,只是为了掩饰寿王妃的身份,以便将来进宫封“贵妃”;那时,宫女暧昧地说,皇上为杨玉环赐浴华清池了;那时,宫中传闻杨玉环编制霓裳羽衣舞,明皇亲自为霓裳羽衣曲润色,制作歌辞;那时,朝野上下,谁人不知,杨玉环的父兄与姐姐权势倾天下?那时,唐明皇不知多久没有来过看我了,我朝暮思念的男子,心中眼里,装满了那朵倾国倾城的富贵牡丹花;那时,他和她春日苦短,她承欢伺宴,集三千宠爱于一身;那时,听闻七月七日长生殿,唐明皇与杨玉环在夜半无人时私语,许下誓言: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。

我漠然地看着这一切,心中疼痛难忍。孤傲如我,并不屑于在后宫争宠,可是那位皇上,却是我深爱着的男子啊!他也曾,对我宠爱至极;他也曾,视我如珍宝;他也曾,和我海誓山盟。可是如今的长生殿,他却和另一位女子说着爱语,许下盟誓。我的心,顿时冷了,原来他的海誓山盟、他的轻怜浅爱,可以赠予给每一朵倾城花儿,可以赠予给每一位倾城倾国貌。

到如今,驿马快跑,各地争相赠送的不再是梅花,而是杨玉环喜爱的荔枝。我不禁泪流满面,举案终究没能齐眉,我的期盼落了空,时至今日,还有谁记得起曾经盛宠一时的梅妃江采萍?

而我画下的一颗心,还有谁来与共?此怨、此恨,还有谁来过问?

 

【四】一朵落梅碾成尘

 

我冷眼地看着这一场爱恨风华的上演,心中百感交集,疼痛不已。曾经的万千宠爱,散若云烟,已成尘土,一如满园的梅花,徒留暗香,终归会零落成泥碾作尘。

终有一日,我遇上了朝思暮想的他,相对无语,我强忍泪水,心有不甘,拉着他的衣袖追问:“三郎、三郎,你不再爱梅精了吗?你不再记得梅精了吗?”我眼神凄厉,一滴泪水终究忍不住,划过我依旧清丽的面容,而他,却不知所措,黯然无语。

我抬起幽怨的眸子,深知一切浮华已经过眼,锦绣已经成灰,他最终被杨玉环拉着走开了,他终究没有再回头看我一眼,只剩下我,站立在风中,泪流不止。

而善妒的杨玉环,也终究容不下我,她设法把我贬到了冷宫,此后的我,独居上阳东宫,不得再见君王面。荒苔凝碧,斑斑清痕,冷宫的凄清让我肝肠寸断,思念不绝。

终是衷肠难断,我含泪执笔,写下《楼东赋》,呈给已经背弃了我的君王:“玉鉴尘生,凤奁杳殄。懒蝉鬓之巧梳,闲缕衣之轻练。苦寂寞于蕙宫,但疑思乎兰殿。信标落之梅花,隔长门而不见。况乃花心恨,柳眼弄愁,暖风习习,春鸟啾啾。楼上黄昏兮,听风吹而回首;碧云日暮兮,对素月而凝眸。温泉不到,忆拾翠之旧游;长门深闭,嗟青鸾之信修。忆昔太液清波,水光荡浮,笙歌赏宴,陪从宸旒。奏舞鸾之妙曲,乘画之仙舟。君情缱绻,深叙绸缪。誓山海而常在,似日月而亡休。奈何嫉色庸庸,妒气冲冲,夺我之爱幸,斥我于幽宫。思旧欢之莫得,想梦著乎朦胧。度花朝与月夕,羞懒对乎春风。欲相如之奏赋,奈世才之不工。属愁吟之未尽,已响动乎疏钟,空长叹而掩袂,踌躇步于楼东。”

写罢《楼东赋》,我早已泪迹斑斑,一遍复一遍地浮现着昔日他和我的恩爱情景。繁华尽是梦,最后的期盼也碎裂成云烟。一篇沾满辛酸泪的奏赋,亦等不来我期望中的身影,却换来了他悄悄赏赐给我的一斛珍珠。

我的心,终于被他彻底地伤透了,这一斛珍珠,如同一把利刃,深深地刺进了我的心窝,原来他给我的,只是逢场作戏的薄情,我只感到,遍身都是灰飞烟灭的冷。我冷笑着,提笔写下《谢赐珍珠》,命人把诗与珍珠一并送还给他:桂叶双眉久不描,残妆和泪污红绡。长门尽日无梳洗,何必珍珠慰寂寥。

没有了真心情爱,再何必以珍珠,慰我寂寥?我的心,终于如止水了,此后的我,不再贪恋笙歌艳舞,不再贪恋昔日浮华,不再贪恋镜花水月,我终日守在上阳东宫里,独对孤灯,闲度春秋,拈花枝,画梅魂。淡泊的心境依旧,我锁上了相思情愁,在疏影暗香间、在我的梅林里,我依旧清幽美丽,不染纤尘,不问世事。

然而不久以后,安禄山叛乱、长安城沦陷,大劫突然降临了,唐明皇带着杨玉环仓皇而逃,而我,则是无助地落入乱兵之手。我知晓,所有的繁华,都被眼前的乱马践踏成泥了。而我这枝梅,依旧清绝凌寒,我自有一颗坚贞倔强的皎皎素心,不染丝毫尘埃,更不容玷污。

我双眸含泪,冷冷地笑着,我要把我的孤傲高洁,连同依旧美丽的生命,一同融入到灵魂中。可有谁知,当这一朵落梅将要碾作尘土时,我依旧爱着他。

走过陌陌红尘,如梦的浮生悠然回荡,梅花开似雪,一缕梅魂辗转飘散。我留下一抹坚强,一抹洁净,一抹清绝,为他殉情,了断这一段凄怨的尘缘……

 

 〖清颜原创〗画心,一朵落梅碾成尘(《望月之城》同题) - 素依清颜 - 素衣盈盈,若水清颜。清颜原创文字,谢绝转载复制,感谢关注!

 

 

〖清颜原创〗画心,一朵落梅碾成尘(《望月之城》同题) - 素依清颜 - 素衣盈盈,若水清颜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98)| 评论(10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