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素衣盈盈,若水清颜。

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有位佳人,在水一方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若水女子,素颜如月。心细如尘,爱花,恋蝶。一帘红尘旧梦幽幽,梦里依依。点点忧伤,万缕柔情。问蝶儿,思念何时了?谁把心香一缕,婉约于字里行间?前尘旧梦,不诉离殇。只想,与你携手,共醉博里花间……

网易考拉推荐

〖清颜原创〗半阙离歌,天涯陌路(《望月之城》同题抒怀)  

2011-07-27 16:25:44|  分类: 心语微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〖清颜原创〗半阙离歌,天涯陌路(《望月之城》同题抒怀) - 素依清颜 - 素衣盈盈,若水清颜。编者按:天涯陌路,遥念君安,幸福似乎只是一个传说,就如夏天的泡沫,飘满了整个心间,却始终触及不到。许是太过在乎,抑或是世俗太过薄凉。爱不是质问,不是要求,不是猜疑,不是束缚,更不是无理的纠缠;爱不需要山盟海誓的承诺,不需要满口空言的天长地久,不需要富丽堂皇的点点装饰,爱,只需一颗真心,一份真情融合而成,由彼此细心呵护,用包容,理解,坦诚延续这种千回百转的情。只怕,所有的梦,所有的繁华都只是浮云一场,醉了心境,到最后却各自成殇。叹流年匆匆,爱意浓浓也只是曾经,情似飞花轻若梦,心似细雨独愁眠,原来,云烟一层,迷乱眼眸。曾经拥有过已是庆幸,感谢那些风花雪月的回忆,感谢你曾经给过的温暖,给过的爱情,我将珍藏心底。挥挥手,送走过往,弹一曲离歌,从此,陌路相向,天涯安好!飞扬的文字,潇洒的转身,相信下一站会遇见幸福!作者文字功底相当厚实,字字珠玑,句句扣人心弦,推荐共赏,问候作者!再走前一点,就会看见幸福在招手,祝福!

    ——好心情原创美文网散文编辑梦想的方向

 

〖清颜原创〗半阙离歌,天涯陌路(《望月之城》同题抒怀) - 素依清颜 - 素衣盈盈,若水清颜。

半阙离歌,天涯陌路

文:素依清颜

 

奏响半阙离歌,决绝转身,从此天涯陌路,遥念君安。

——题记

 

 

总是别时情,哪得分明语?是不是所有的绽放都会凋零?是不是所有的明媚都会成殇?花落时,总无语,休说相思。爱着的时候,总是快乐在舒展,幸福在蔓延。当光阴把一切席卷而去,所有的美好,所有的缠绵,所有的欢喜,都变作了旧时的远梦。绵软的情意,渐渐淡了,远了,只有无休止的猜疑、纠结,在薄凉的时光里,成为破碎的印记。

那些风吹过的方向,那些被暖风萦绕的日子,都被时光慢慢融化了。回首之时,昨日的清曲犹在耳畔回响,缓缓流入心底,可是如今,花非花,梦亦非梦,昔日温暖早已泛黄,只落得满地伤痕。惆怅离情,莫说离情,一片幽思谁解?

犹记春天花开,有一场盛大的烟火,在你我之间绽放。光阴如烟不复返,那些悲欢,这些离合,仿佛在遇见的最初,已成定数。明媚的夏天,用万种风情,宣告着一个注定的结局。斑驳的誓言,亦在鸡毛蒜皮的拌嘴中,散落成一地的碎片。而我看见,两颗心的距离,可以这么远,亦可以这么苦。

繁华落尽了,生命渐成空虚,走到中途,承诺与梦想,再也无法延续。我们带着隔阂,带着茫然,带着痛彻心扉,把原来的自己,狠狠地隐藏起来。那一句句疏离决绝、充满凉意的狠话,是不是只是为了让这个故事匆匆散场?头顶的天空,依旧是金澄澄的灿烂阳光,那么蓝,那么暖,而这个转身的瞬间,却让我眼底明媚鲜活的一切,都变成了荒凉。

 

 

岁月无声,时间无情,爱情太奢侈,那些关于好年华里的柔情相待,那些散落在风中的誓言,都只是虚无的锦上花,在日复一日的颠沛流离中,逐渐凋谢了芳华。当千帆过尽,我们都已无力背负,一如蝴蝶飞不过沧海,只好选择放逐,选择永不再见。从此后,大约红尘多少梦,都在离散的一瞬,断帛裂锦,再也留不住,握不紧。

有一种爱,叫做情到深处无怨尤。我觉得,无论那个爱着的人,让你受尽了多少委屈,尝遍了多少沧桑,而你,因为深爱,可以不恨、不怨、不悔,并且依旧爱,即使天地之大,无处可以容得下那份爱情,却仍然深深爱。哪怕心里的那人,不是最好,不是最美,甚至不曾以诚相待,但在真正的爱情面前,彼此一定是不计较,一定是始终不悔。

而你,不停地诉说着几许情深,不停地诉说着几多困扰,不停诉说着你的执念,甚至不停地质问,可是这种情深,却也终究是疑心,那到底是谁的不坦诚?你可以一边抱着别人说永不分离,另一边却要我许你一生一世,我很想知道,这样的你,这样的情,到底可以持续多久?抑或,你所追求的完满,根本就是自欺欺人的一场清梦?

不疑心、无怨尤,你做不到,我也做不到,那么时光还能流转到从前最纯美的时候吗?

关于离别或相守,曾经困扰过我无数次的问题,我不愿再提及,也不愿重复再重复我的决定。有一种情,注定不能说出口;有一种爱,注定只能埋藏在心里。而你,却用爱,把大家都捆绑进一个牢房里。进,无可进;退,亦伤痕累累。季节荒芜了一阕恋歌,咫尺也好,天涯也罢,我只能亲手斩断你的情思,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场交集,华丽落幕。

 

 

夏日,炽热无比;掌心,却异常冰冷。如果可以选择,如果时光可以倒流,你还会义无反顾地把爱说出口吗?爱字不易写,一旦说出口,便需要和责任、幸福扯上关系。滚滚红尘,我不是你的归人,只是途经的过客。曾经一次次地跟你说,我不够足够勇敢,没有勇气跨出遥不可及的那一步。只因我知道,迟到的梦,只能永远是个梦,无论多么痛苦,无论多么思念,也只能,抑制住心中那些炽热的情感。

往事依稀,无限怅惘。爱憎痴,恨别离,原就是人生之苦。我原以为,红尘里,你是懂得我的那人。可是我们终究都错了,我的以为是错,你的执念是错。所有的爱恨纠结,所有的误解哀伤,所有的猜测绝望,都是撕心裂肺的劫难。

有些离别,在所难免,时间会让所有的伤痕愈合。经年以后,若再回首,这些痛楚,必定不会再让你的心牵起一丁点儿的波澜,而我,也必定只是你人生路途上的一段小小插曲。这段情,终究经不起岁月的推敲,于是,我们冷笑着,把彼此的身影放逐在天涯,在陌路,而后决绝转身,狠狠地说着永别,狠狠地说着此生不再见。

岁月难返,昔日难回,从没料到,转身之时,会是这般决绝,这般凄凉。是不是,所有的真情都经不起时光?世上还有什么,可以和时光抗衡?

也曾清楚明白,怎样的相守才能永恒。所以,我时常避免提及爱,害怕提及爱。若然交集的这一段,与爱情无关,那么,是不是就能把遇见的美好永远延续下去呢?

如今,曲终人散了,再也无法回头,唯有唱一曲离歌,为故事划上句号。

 

 

孤独和寂寞萦绕,心中的痛楚终是无法排解。想起不久前,是谁还在说着痴情的话语?是谁说着永远永远不离不分?所有曾经最美的时光都凝结在泪水跌落的一瞬。只是,你看不见,我也不能说。

午夜梦回时,想起你的质问,旁人的指责,到底意难平。

有谁知晓,指尖敲打的文字,不是煽情,不是故作忧伤,更不是要把谁人握在手心,当情感无法排解时,唯有寄予文字了。热爱文字的人,喜欢敲敲打打,而落笔的情,并非一定是亲身经历。更何况,最美的爱,根本不需要点缀,更不需要依靠文字来煽情。要是把爱当做是写作素材,那必定不是真爱了。为什么,文笔不错,也成了无聊人指责爱情的借口了?心中若有情,那情,必定是源于爱,何需文字来标榜?更何需口口声声说着爱的深沉来寻求怜悯?爱,发乎内心,才最真。于我而言,不会要施舍而来的爱,更不会把我的爱施舍给别人。

心事千转百回,那一段经历,已经被我用最决绝的言辞写上句号。爱,便是爱;不爱,便是不爱。爱情,该是世间最美好的情感,爱得清楚,爱得明白,爱得理直气壮,只有这样的爱情,才能与幸福牵手,浪漫到老。

曾经读过这样的一句话:每一段遇见的时光,就是好时光。我也无可否认,在遇见的时光里,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给过我的爱,我的情。

你的爱情,那样暖,那样真,穿越万水千山,你却只希望看见我的欢颜。你甚至,一心一意要给我一个幸福的婚姻,一生一世爱惜我。可是,这样的爱情,这样的婚姻,我要不起,真的要不起。于是,到了最后,为了斩断你的执念,我说着让你肝肠寸断的话语,说着让你我不能再回头的伤心句子。

最后的告别,我无视你的深情,我固守着自己的底线。只因,我知道,这个结局,早已写好,这是一个最完满的结局。经年以后,你会彻底忘了我,会重新过回你的幸福生活。只是,这个结局的深邃和慈悲,也许需要过好多年,你才能体会得到。

感谢曾经相遇。那一夜,我梦见了你,你向着我飞奔而来,激动地说,终于找到了我。

其实,找到与否并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曾经有过一段美好的记忆。如今,满城风雨了,最初的誓言,最初的美好,虽已成灰,但在我的记忆中,却永远不老。最后一次,为你敲下离歌,从此碧落黄泉,永不遇见。天涯陌路,遥念君安。

 

 

 

 〖清颜原创〗半阙离歌,天涯陌路(《望月之城》同题抒怀) - 素依清颜 - 素衣盈盈,若水清颜。情感虚拟,请勿对号入座,原创文字,谢绝转载复制!

 

 

 

感谢伊人模板

〖清颜原创〗半阙离歌,天涯陌路(《望月之城》同题抒怀) - 素依清颜 - 素衣盈盈,若水清颜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0)| 评论(4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