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素衣盈盈,若水清颜。

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有位佳人,在水一方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若水女子,素颜如月。心细如尘,爱花,恋蝶。一帘红尘旧梦幽幽,梦里依依。点点忧伤,万缕柔情。问蝶儿,思念何时了?谁把心香一缕,婉约于字里行间?前尘旧梦,不诉离殇。只想,与你携手,共醉博里花间……

网易考拉推荐

〖清颜原创〗梨花如雪,空寂寞  

2011-11-21 21:14:12|  分类: 吟风悲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

梨花如雪,空寂寞

文:素依清颜

 

天为谁春

 

一生一代一双人,争教两处销魂。相思相望不相亲,天为谁亲?

他有着显赫的家世,有着前途无限的仕途,更有着繁花似锦的风光,他是满清第一才子纳兰容若,文武兼备,年少英才,更得皇帝器重。如此达官显贵,被世人艳羡。可是如鱼饮水,冷暖自知,虽为一代风流才子,然而他的心事,世间谁懂?

知己一人谁是?已矣。可是他一直忘不了、放不下。每当走过廊下的朱色柱子,每当软风吹过纱窗,他便疑是梨花又开。琳琅、琳琅,那个刻骨铭心的名字,思念一遍,呼唤一遍,都是锥心刺骨般的疼痛。

还记得,那一日初见,下着绵绵密密的雪珠子,她初到府上,鬓发如银的祖母拥着满身缟素的她,她那清莹莹的眸光里透着隐隐约约的哀愁,叫人心疼。一声“大哥哥”,一个袅袅婷婷的身影,一缕淡薄幽香,从那时起,就叫他魂牵梦萦。

总是在最初的时光里,撞见她默默垂泪,却又在人前展现笑颜,那淡淡的哀愁下,是怎样无法言说的伤痛?总是在阳光明媚的午后,走到她向南的窗前,看着窗下的大株芭蕉与梨花微微摇动,听见她轻轻唤他一声“冬郎”;总是从书房下来,兴冲冲地赶往她的院子里去,教她窗前的那一架鹦鹉,念他的新词;总是在璀璨的星空下,与她赌词默韵,看她默默沉吟,或出神,或望芭蕉,或抚梨花,然后喜盈盈地转身,梨涡浅笑;总是在咫尺天涯的时光里,辗转起伏,念起昔日种种,即使一切都成了枉然。

分明是青梅竹马,分明是两情缱绻,怎料到,痴痴的小儿女心事,终逃不过天意弄人。寂寂锁朱门,一道宫门深似海,她成了浣衣房的宫女。那次随驾行围,他明明听出月夜下曲折动人的箫音,是她所奏。身无彩凤双飞翼,心有灵犀一点通,他满脸的向往,让看重他的皇帝,金口赐婚,欲成全他和吹箫女的一段佳话。一刹那,他瞥见了他和她的一线生机,他竟差点无法自持,多年的相思,是否终于完满?

不曾想,她终究还是他永不可及的天涯。今生竟是无缘至此,裕亲王福全的移花接木,让锦绣姻缘再度错落。圣命难违,连心中那万一的希冀也成了灰。他必须另娶他人,而她,却成了主子。

明知是无望了,可是他,如何能忘却她?也曾在皇帝帐中遇见,却只能目不斜视、怅然而过,原来咫尺之隔,竟是不可逾越的天涯;也曾上折子辞婚,甘愿此后,与寂寞相对;也曾奋力抗争,可念及母亲的拳拳慈爱之心,念及不能再连累到她,他怎么还能有半分力气挣扎?

一路走来,往事迢迢,寸寸肠断,从此伤春伤别,黄昏只对梨花,直至夜色沉沉,灯花瘦尽一宵又一宵。他唯望,每一个清辉夜里,寂寂宫墙里的她,安然无恙。

 

情深不寿

 

当时领略,而今断送,总负多情。一曲箫簧合奏,牵出一段盛世情错。哪怕尊贵如皇帝,也只能忍痛地,把心爱的人尘封在记忆深处。从别后,他对她,却不曾有过一丝一毫的忘却。

午夜梦回,他总轻轻呼唤一个名字:“琳琅……”谁知晓,这个名字里,系着他对她的如海深情?他搁在枕畔的精巧匣子里,封锢甚密,却原来,那是她绣给他的平金绣荷包,里面装着他给过她的玉佩,以及绕在玉佩之上的秀发——温软幽香,正是她的秀发。可一生已错过,同心双结的美好回忆,只能在梦里寻了。他无可奈何,不得不选择忘记,忘记他和她的前尘往事。而她,却是他心底最深的烙印,他真的忘记得了吗?

他,是一代君王,八岁御极,除权臣、定三藩,文才武略,睿智过人。那一次前往保定行围,注定了他和她的一段缘起缘落。他吹奏一曲铁簧《月出》,大营远处却有人以箫声相和,一箫一簧,遥相奏和,丝丝入扣。他命裕亲王福全寻找吹箫之宫女,本想赐予纳兰。没料到,福全发现吹箫宫女,正是皇帝倾心的女子,便私下使用移花接木之计,留下了她。

他和她在河畔初遇,那夜的月色极好,她站在水中,唱着歌儿,如梦如幻,却在匆忙间遗下一方帕子,帕子上有一朵四合如意纹;而那日,她替代缝补的宫人,为他缝补衣裳,亦是绣上了四合如意云纹;后来,营帐里,她为他敷药,成为了御前侍奉的宫女。种种巧合,是机缘,亦或是天意弄人?彼时,她定不知晓,那两朵四合如意云纹绣在了他的衣裳上,亦绣在了他的心上。直到回宫后,她在御前侍候,日常相伴间,他渐渐情根深种。

她的一抹幽幽暗香,她的七窍玲珑心,她的楚楚可怜模样,总教他微醺欲醉,不由得心动。他说不清,心底流淌着的是何种情意?也不知是何时开始,已经深深地把她放在心上。一切仿若皆是不经意,御笔试墨,素笺上落下的,竟是她的名字;闲暇演算时,他神色自若,淡淡地问来她的生庚,此后便不曾忘记。明月当空,此夕何夕?她的生辰夜,他携着她,提灯步上城楼,让她遥望家里的方向,那亦是他的爱意流露吧?彼时彼刻,他定是,只希望携着她的手,慢慢地走,走到天荒地老。

静悄的东暖阁里,他握着她的手,意欲教她写字,却不曾想,她原来就习得一手清丽妩媚的簪花小楷。后宫佳丽三千,大都不识字,而她,却一次一次地带给他惊喜。是呵,她的身上,到底还藏了多少的本事?

一曲《凤还巢》,箫调清丽却似曾相识,她的箫声,为什么让他生出了不安?后宫从来都是明争暗斗,被算计的是她,还是他?他疑念顿生,命她吹奏一曲《小重山》,想起行围之时的簧箫相奏,想起纳兰的神色,他便知悉了一切。她的一句“衣不如新,人不如旧……”直让他的心沉入万丈深渊,即使他是九五至尊,也不过只是希冀,她能像他一般,以赤诚相待。早已爱她至深,却原来从头到尾都是错了……原来,她是纳兰的表妹,与她两情相悦的,是旁人,她的心里,何曾有过他?

赐给她位分,撂下也不过是自欺欺人。当他銮驾出京,惊闻她小产,剧痛难当,以万乘之尊轻骑数十里返宫,原来他是“我心匪石,不可转也”。原来,在他心中,她是他的命,他甘愿为她担当万事,甚至不惜以驾驭臣工的手段来对付后宫妃嫔,只为了护她周全;也甚至不顾身份,与纳兰相搏。即使后来,他明知她不曾以诚相待,甚至她算计他,他亦没有办法,只因,他已经把她刻进了骨髓。

然而这一切,怎么逃得过皇祖母孝庄太皇太后的眼睛?有国者不可以不慎。太皇太后为了大清的千秋大业,怎么能容许,他一次次的为她乱了心神,犯了糊涂?三尺黄绫让他如五雷轰顶,他怎么能够眼睁睁地看着琳琅去死?一切终归要结束了,为了保存她,他唯有忍着剧痛答应皇祖母,选择遗忘,选择与她相望不相亲。

已是尘埃落定,不能再有任何奢望了。他把对她的爱转移到相貌与她酷似的和妃身上,以为是放下了。可是蓦然回首,他何曾放下过?一路走来,他一直把别人当作是她,忘了大半生,却也铭记至死。藏得好,隐得深,忍得苦,他瞒过了所有人,甚至瞒过了自己,可是却瞒不了深爱她的那一颗心。其实这一生,他的心上,住着的只是她,只是她而已,再也装不下旁人。

 

寂寞如雪

 

寂寞空庭,春时已晚。一别如斯,落尽犁花月又西。

她从小便知晓,自己是福薄之人,所有美好的东西,她都留不住。她叫琳琅,蕙质兰心,从小饱读诗书,却因为家中卷入党争,被抄了家,这一生便注定要籍没入辛者库。而尚年幼的她,便因此而到了外祖家寄人篱下。还记那一日初见,有着簌簌的雪声,她的表哥冬郎——纳兰容若出现在她的生命中,青梅竹马,两情相悦,近十年的时光,有一段心事,欲说还休,只是情深缘浅,她怎么能违逆内务府的法度?到了年龄,她便要没入辛者库当浣衣奴。心里即便凄风苦雨,也只能是——无法言说。

醒也无聊,醉也无聊,梦里何曾到谢桥?每一次不经意地听到他的名字,每一次偶然遇见,她都失魂落魄,心里如水沸油煎。冬郎、冬郎,为什么一路走来都是天翻地覆,撕心裂肺?为什么缘浅至此?

一曲箫簧奏,把她送到皇帝的跟前。玄烨,他是九五之尊,他的深情,她岂会不知?只是心里早就有了冬郎,又怎能接受这一份如海深的情意?她曾经家破人亡,她曾经寄人篱下,其实她只希望与挚爱的人相守,安然过一生。淡薄如她,孤高如她,怎么甘愿当后宫三千佳丽中的一人,在宫中争宠?面对着皇帝的爱,她也曾逃避,也曾辗转反侧,心里的千结万结,该如何打开?

明知冬郎要奉旨完婚了,明知与冬郎的心事已经成了空,她理不清心头的万千思绪。然而皇帝的爱,皇帝的挚诚至深,却让她柔肠百转,无从抗拒。他们在一起的时光,那样温馨,那样缱绻,她不愿思量,也无法思量,只是倚在他的怀里,听着他的心跳,嗅着他淡淡的龙诞香,为他哼唱《悠车歌》,任心底翻滚着说不明的悲酸,任自己沉溺。然而幸福会垂手可及么?他赠她玉佩,承诺为他们的将来打算,他的一句“我心匪石,不可转也”叫她的心瞬间悸动,而她,果真能“我心匪席,不可卷也”么?她只怕,终究落得情深缘浅,只能辜负。

其实她也曾为皇帝心动过的。隆冬的深夜,她伏在他的胸口,长发如墨玉流光,她拈起自己的长发与他的一根头发,系上了同心双结。彼时彼刻,她定是彻底放下了纳兰,她定是动过此生与皇帝长相厮守的念头。同心结,绕心上,他亦执了她的手,贴在自己的心口上。这样的情,无限缱绻,只愿一生,永如此时此刻,天长地久。

可是后宫的争斗,如波涛暗涌,怎么会容得下他们的幸福?暗算、陷阱层出不穷,皇帝终于知晓了她和纳兰的过往,纠结让他和她都堕进了痛苦的深渊,也让她失去了她和他的孩子。他心如刀绞,她泪光泫然,却又再次落入后宫的纷争,让他无法释然,让她心生绝望,也让她明白到,他永不是自己所要的一心人。于是她放弃,想要退还玉佩,退避一旁,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,仿佛从来没有动心过,仿佛从来没有爱过。

没有了圣眷,受尽了冷眼,于是她动了保存自己的私念。她害怕红颜未老恩先断,她知道不可能一辈子都倚望他了,她只想要个孩子,让自己的终身有依傍。其实一直以来,她都是依仗着他爱她,万寿节她呈上的一幅字,让他心潮起伏,让他甘愿为她自欺欺人,让他算尽机关,保她周全。彼一刻,她没有真心相待了,有的只是虚意承欢,有的只是算计,再度在一起的时光,看似风光,看似旖旎,看似欢喜,可最终,也只是辜负,辜负。

这一切,终逃不过太皇太后的双眼,她算计过了,可一切,最终也化为灰烬。玲珑如她,聪明如她,终究明白,她和他的将来,已经结束了。她不能争,不能落泪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远去,然后收起明黄褥子,凄然地说:“皇上不会来了。”

那时正是晚春天气,庭院里寂无人声。她知道,此生还那样漫长,可是已经结束了。她终归寂寞如雪,只能独个儿在深宫里老去,直至归于尘土……

 

写在后面的话

 

每次读匪我思存的《寂寞空庭春欲晚》,总有一丝感觉,以为自己读的是《红楼梦》,那笔风,那语调,分明有着曹公的味道,却从来不觉得那是模仿,悲凉之余,只觉有着一种让人无法回神的震撼,仿佛置身于清代宫廷里,看着一场撕心裂肺的爱情,在我的眼前落幕……于是,每一次沉浸在这悲情的文字中,总有挥之不去的惆怅与叹息汹涌在心头。

这部小说,如同是一幅精致隽永的古典画卷,字字句句都渗透着爱,渗透着情。即使是爱情注定被辜负,玄烨却依旧在爱的冰凉里,义无反顾地爱着琳琅,爱到心碎,爱到无可奈何,爱到深入肺腑。也许爱情,就是那样,即使无望,却也无怨无尤,正如他所说:“那样多的人,她不是最美,甚至她不曾以诚相待,甚至她算计我,可是皇祖母,孙儿没有法子……”滚滚红尘里,芸芸众生,我们属意的,也不过就是那么一个人而已。而那个人,一旦遇上,一旦爱上,便会让人心甘情愿,铭记一生,付出一生,无论结果如何,都无怨无悔。

三番四次地品读,三番四次地回味,作者呈现的这一幅凄美画卷,余韵无尽,即使虐心,却也甘之如饴,爱不释手。读罢,余音袅袅,耳畔,仿佛有琳琅清朗柔美的声音,在低低回旋:“寂寞空庭春欲晚,梨花满地不开门……”

 

 

 〖清颜原创〗梨花如雪,空寂寞 - 素依清颜 - 素衣盈盈,若水清颜。清颜原创,谢绝转载复制,感谢关注!

 〖清颜原创〗碧空长,江湖远,梦千寻 - 素依清颜 - 素衣盈盈,若水清颜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14)| 评论(14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